我, 北京

拖更了,原本一个月一篇的文章最近没能更新,三个星期前,我和 wendy、R 聊了聊,打算第二次从老东家离职。然后我又花了将近一个星期打包我积攒了五年的所有家当,开始和北京的朋友一一辞别,真是应了那句朝朝送别泣花钿,折尽春风杨柳烟

离开北京并不是什么难事,离开这些朋友,离开我喜欢的人,离开这五年的记忆却是一件难事。北漂的这五年,认识了很多了朋友,去过了很多地方。回过头看看这五年的工作和生活,算得上努力,也勉强称得上幸福。

有人说有三件事能让男人成为男子汉,航海,当兵,入狱。我想北漂的生活和航海并无差别,如果不曾漂泊,恐怕只有眼前的苟且,步入中年,也许我们再也不敢奢望高晓松笔下的诗和远方。面对满屋的包裹和箱子,我突然在想当初毕业为什么会来到这座城市,大概是因为这里很大,很包容,无论多平凡的人,都有可能闯出一番天地,至少,我能混的人模狗样吧。不谙人情世故的我也许注定得不到眷顾,北京的生活总是毫不留情的碾压着一切自命不凡和自以为是。

我是这么说服自己的,我毕竟当时才毕业工作三年而已,未来有无限可能,这些可能性要趁早尝试。许多顺风顺水的人在某个时候都会陷入路径依赖——尽管每个局部选择可能都是最优的,但最终归于普通。这就像贪心算法的问题——取决于初值,沿着梯度优化最终只能得到局部最优解。这相当于最终能达到的高度在一开始就被决定了。

破解这种局面的算法之一是模拟退火。模拟退火算法的理念是在初期引入随机性,随着迭代次数的增加而减小随机因子,这样最终收敛到全局最优解的机率更大。跟随这个理念来考虑职业的选择,我决定跳出现有的路径,哪怕是这个路径的前方一片光明,现在只是为了体验不同的选择。

上面这段话是钟情于各地文化的 byvoid 在离开 Google 美国去往日本时写下的, 算是与大家共勉吧, 文章结尾不知道怎么去写,还是借用一下《黄金时代》里面的几句话吧。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捶不了我。人活在世界上,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。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。